天津快乐十分玩法-刘丹车祸现场图片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天津快乐十分玩法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2日 22:19:22

天津快乐十分玩法

深度濤解\疫情下的中國財政擴張空間\天風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 宋雪濤

  圖:疫情導致的財政收支消耗已幾可肯定,而在維持收支「緊平衡」之下,發行特別國債也是潛在選擇  筆者預計今年與疫情直接相關的財政減收和增支達到1.09-1.45萬億元(人民幣,下同),考慮到疫後托底經濟的額外支出,財政收支面臨較大壓力。如果官方赤字率難以有效突破3%,預計將適度提高預算內赤字和廣義赤字以維持財政收支的「緊平衡」,發行特別國債也是潛在選擇。  一、疫情導致財政大幅減收  隨着減稅降費政策的持續推進和產業結構變遷,中國稅收收入增速自2013年以來持續低於名義GDP增速。2019年減稅規模進一步擴大後稅收增長僅1.0%,增速較2018年回落7.3%,作為對沖的非稅收入增長20.2%,最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長3.8%。另一方面,經濟下行背景下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求維持一定強度的財政支出,因此2019年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增長8.1%,收支差額達到4.82萬億,實際赤字率4.9%。扣除2.76萬億的預算內赤字,2019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使用往年結轉結餘及調入資金高達2.09萬億,而年初的計劃使用額為1.51萬億,超出0.58萬億。  經濟下行和隱性債務壓力下的大規模減稅降費已經使財政收支處於「緊平衡」狀態,超額使用結轉結餘和調入資金後突發的新冠疫情則進一步加大了財政收支壓力。疫情導致的財政收支消耗主要來自幾個方面:經濟增長下滑導致的稅收減收、房地產市場走弱導致的政府性基金減收、防控疫情帶來的經費支出、緩解受損企業債務負擔的財政貼息、保護受損企業重回正軌的稅費減免等。  1.因經濟增長損失導致的減收  稅收的損失取決於各產業的稅率和增長損失情況。2016年和2017年,第一/第二/第三產業的平均綜合稅率(稅收金額與GDP比值)為0.35%/20.5%/20.2%。2018年以來連續兩次下調增值稅稅率,第二產業中的製造業從17%降至13%,建築業從11%降至9%;第三產業中的交通運輸業、房地產業、通信服務業、公用事業從11%降至9%。因此可大致估算,當前第一產業的綜合稅率約為0.35%,第二產業的綜合稅率約為17%,第三產業的綜合稅率約為19.5%。  此次新冠疫情對不同產業的衝擊幅度不同,預計第一產業受影響最小,第二產業其次,第三產業影響最大。第一產業受疫情的影響有限,加之稅率較低受衝擊影響較小,對稅收的影響可以忽略。  第二產業復工進度較慢,產能利用率遠未恢復至疫前水平,目前六大發電集團日均發電耗煤僅為去年農曆同期的58%,預計第二產業一季度實際GDP增速約為2.5%至4%,一季度PPI同比約為-0.67%,第二產業名義GDP增速約為1.6%至3.5%。原始情形下,一季度第二產業名義GDP增速約為6.2%,因此預計第二產業損失稅收約375億至640億元。  第三產業中的部分行業損失較大,如餐飲、住宿、旅遊、交運等在嚴重缺乏需求的情況下無法復工。原始情形下,一季度第三產業名義GDP增速有望達到8.9%,如果損失5%至10%的增長,則名義增速大約在-2%至3%,預計第三產業損失稅收約1467億至2710億元。  整體來看,預計稅收將少增1840億至3350億元。考慮到二季度之後的經濟補償性恢復,新冠疫情對全年稅收收入的衝擊規模可能在1500億至3000億元。  2.政府性基金收入下滑  地方政府性基金收入高度依賴土地出讓金,2019年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收入佔地方政府性基金收入的90%。疫情期間,購房、拿地等活動短期因疫情限制無法正常進行,房地產市場極度冷卻,2月以來30大中城市商品房成交面積僅為去年農曆同期的5.6%,100大中城市土地成交總價為農曆同期的37%。  但房地產屬於被遞延的需求,根據貝殼研究院的「住房消費者預期調查」,僅有8.5%的受訪者表示受疫情影響將取消買房計劃,多數受訪者會推遲購房計劃一至十二個月,因此疫情結束後,房地產和土地市場會有補償性恢復。  整體而言,疫情對政府性基金收入的衝擊主要集中在一季度,預計一季度土地出讓金減收30%至45%,全年土地出讓金減收3%至4%,即2100億至2900億元。  二、企業減負增加財政支出  1.稅費減免  首先,2月6日財政部發布了《關於支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有關稅收政策的公告》。根據中國稅務年鑒(2018),公共交通運輸服務、生活服務和快遞收派服務行業2017年共貢獻增值稅2314億元,且除交通運輸業之外均未調整增值稅稅率,根據2018年至2019年第三產業的年均增長率,預計上述行業在2020年可貢獻增值稅2940億。如果免徵增值稅三至六個月,則對應稅費減免735億至1470億元。  其次,2月18日國常會要求:除湖北外各省份,從2月到6月可對中小微企業免徵養老、失業、工傷保險單位繳費,從2月到4月可對大型企業減半徵收;湖北省從2月到6月可對各類參保企業實行免徵。2018年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工傷保險和失業保險保費收入合計3.16萬億元(剔除財政補貼、利息和投資收益),由企業負擔的上述三項費用為:中小微企業4400億元,大型企業1.8萬億元。若對中小微企業免徵五個月、大型企業減半徵收三個月,則對應費用減免金額共4100億元。2018年湖北省社保收入3371億元,考慮到湖北省的減免幅度更大,總減免金額或在5000億元左右。  除此之外,待疫情基本結束、企業逐漸恢復正常經營後,可以考慮進一步降低中小企業的稅費負擔。2019年全國稅收收入為15.8萬億元,考慮到中小企業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如果全年能推動中小企業綜合稅費比率降低0.5%(半年1%),則對應稅收減免1500億至2000億元。  2.財政貼息  2月7日,財政部等五部委聯合發布《關於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強化疫情防控重點保障企業資金支持的緊急通知》,央行將向9家全國性銀行和疫情防控重點地區地方法人銀行發放3000億元專項再貸款,發放利率為1.65%,金融機構向相關企業提供優惠信貸的貸款利率上限為3.15%,中央財政按實際獲得貸款利率的50%給予貼息支持。按照財政貼息利率1.575%計算,3000億元貸款對應財政貼息47.25億元。如果後續進一步提高專項再貸款和貼息規模,財政貼息總額可能在100億元左右。  3.防疫支出  疫情當前,保障疫情防控經費是首要目標。至1月26日,全國各級財政下達疫情防控補助資金112.1億元,用於醫療救治、疫情防控所需設備和防控物資採購等;至2月14日為901.5億元,日均下達金額約41.5億元。假設後續防控經費日均下達金額不變,持續至3月15日,則累計下達金額為1350億元;如果持續至3月31日,則累計下達金額約2000億元。  三、擴張財政空間潛在方式  綜上可見,今年與疫情直接相關的財政減收增支將有1.09萬億至1.45萬億元。對於社保基金,2019年底中國基本養老、失業、工傷保險結餘6.85萬億元,此次減免的0.5萬億元可以分攤到以後數年,逐漸由財政補貼補償或加強國有資本經營收入補充社保,因此預計對今年的財政空間影響不大。  餘下的0.59萬億-0.95萬億元缺口,加上疫情結束後可能需要基建投資托底、促進消費、建立失業保障基金等方面的投入,今年由疫情所導致的財政缺口將有萬億級別,財政平衡的壓力明顯增大。為平衡財政壓力,財政政策可能將適度提高預算內赤字和廣義赤字,並進一步壓縮一般性財政支出和優化支出結構。  1.適度提高預算內赤字  預算內赤字主要涉及一般公共預算赤字(官方赤字)和專項債。2019年的一般公共預算赤字率為2.8%,赤字率每提高0.1%對應赤字約1000億元,如果完全以提高赤字率的方式對沖,則需要將官方赤字率升至3.4%至3.8%。但是官方赤字率一直面臨着3.0%的隱性約束,如果大幅突破3%,可能引發一定程度的匯率貶值。  從最新的官方表述來看,完全依靠擴大預算內赤字來彌補財政缺口的可能性不大。筆者預計未來可能適度提升2020年新增地方政府專項債額度至3萬億元以上,發揮財政支出的穩增長作用。近期財政部提前下達2020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8480億元,加上此前提前下達的專項債務1萬億元,共提前下達2020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18480億元。從專項債提前下達部分的項目投向來看,基建佔比明顯提升。  2.提高廣義赤字  提高廣義赤字,例如提高政策性銀行的發債規模,增加央行PSL(抵押補充貸款)的投放規模等,也是可行選擇。但廣義財政並非一般公共預算的等價替代,其使用範圍更局限,例如PSL資金主要經由國開行投向棚改項目,專項債專款專用於基建、棚改、土儲等,國開行貸款資金多數也投向基建和棚改領域,資金使用整體以項目投資為主。因此,可以考慮階段性適當拓寬廣義財政資金的使用範圍,增強其對預算內資金的替代性。  綜合來看,如果今年官方赤字率提升至3%,新增專項債額度提升至3.2萬億至3.3萬億元,政金債淨融資1.6萬億元,PSL淨投放0.5萬億元,則可以在相對合理的範圍內多增資金0.7萬億至0.8萬億元,基本可以維持財政收支的「緊平衡」。  3.考慮發行特別國債  特別國債納入國債餘額管理,但不計入財政赤字,可以軟性突破3%的官方赤字率隱性約束。特別國債有專門用途,此次疫情突發的背景下可能會考慮發行0.5萬億至1萬億元的特別國債,專門用於支持針對中小微企業的減稅降費。此外,相比於專項債、政金債等,國債的發行利率更低,因此也有利於控制政府債務成本。